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

雷州人的乡愁是一缕奔跑的月光

雷州市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 2021-10-25 10:43:12
咪乐|直播|app|下载安装 在南宁市2016年县(区)集中换届提拔的处级领导干部中,来自县乡基层一线的干部超过80%,2017年超过60%。


音乐封面



奔跑的月光


作词:蔡景湛
作曲:王雅民
编曲:汪佳伟
演唱:王雅民

录音:李一军
伴唱:何香香
混音:林岳崇
监制:蔡景湛

制作人:蔡景湛
出品人:蔡景湛 王雅民
出品:飞翔音乐
发行:飞翔音乐





歌词:

遥远的地方有片奔跑的月光

想着家的夜晚秋风吹过落地窗

往事酿成了酒轻轻醉倒在心上

关上了门关不上一地忧伤

?

遥远的地方有片奔跑的月光

乡愁越来越长穿过无边的惆怅

回不到的地方原来就叫做故乡

渐行渐远才知最苦是离伤

?

奔跑的月光走在他乡的路上

静静的夜里太多话要对你讲

奔跑的月光总是抬起头仰望

失落的脸上泪汪汪

?

奔跑的月光走在他乡的路上

亲人的脸庞一直陪着我流浪

奔跑的月光总是回过头眺望

背后的烟水白茫茫



王雅民


1986年5月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,内地男歌手、飞翔音乐签约艺人,2014年3月推出个人单曲《奔跑的月光》,以乡愁为主题,剖析在城市里一批又一批寻梦人的思乡情结。如诗的歌词,并没有将繁华的城市如浮世卷般舒展开来,而是在声光化电、浮光掠影中,以忧伤与惆怅构成一阙乡愁篇章。王雅民的作曲与演绎,把字里行间浓厚的乡愁表达得淋漓尽致。那一片单薄的月光, 在越来越物质的现实生活与日益荒芜的精神家园之间狂奔,午夜梦回,总是让人泪流满脸!


蔡景湛和歌手彭清在录音棚合影

蔡景湛


男,1982年生,广东雷州人,从事音乐创作工作。文学作品散见于《中国诗歌》《散文诗》《广州文艺》《佛山文艺》《江门文艺》《湛江日报》《湛江晚报》等刊物,音乐作品《曾经爱过谁》《爱你的句子》《爱到不能爱》由孙露演唱并且全国发行。曾创办《飞翔》文学报并担任主编、曾任《雷阳文采》执行主编、《雷州作家报》副主编。现为微信公众平台《雷州文艺》主编。



招募


飞翔音乐招募签约艺人

(人品一定要好,再考虑其他)

身高:女160cm以上,男178cm以上;

年龄:16-28岁之间

有意者电话联系:18022660898(微信同步)



乡愁是一缕奔跑的月光


作者:黄文霏



在我行走过的城市里,我见过各色的月光,除了一缕同样清悒的月色,似乎有什么我看不透的冷落……

?

月夜虽好,可属于我的月光并不多见。我时常一个人倚靠在城市的摩天楼台,俯视城市的天桥下的人来车往。仰望那片月光,我看不到我的存在,能改变得了多少我未来寻梦的路径。我因此顾影自怜,感到形单影只,我想起曾经的少年时光,学着后羿追日的模样,也曾在无人的月夜,与一缕在云朵中穿行的月光赛跑。那时一段如此幸福的奔跑,感觉不到任何寂寥,没有一丝一缕的乡愁。

?

二十岁开始,我认识了乡愁,她与我形影不离,伴随我一个来自异乡的人,走在城市的流光溢彩里,看城市似乎难以清澈的月色,怀想那片奔跑的月光。

?

我的行囊里,装点总是过份简单。赶路的人,脚步扬起仆仆的风尘,行李简单是有一定的道理。从一个城市搬向另一个城市,从一个地方走向另一个地方,都回不到最初的地方。我时常以一块石头拟为旅途中的家,一粒沙砾便是沿途中的栖息之所。

?

竟是一片奔跑的月光,让这样与树的年轮一同增长的乡愁与日疯长。

?

我是偶然发现它的存在,一曲新歌《奔跑的月光》,来自我的文友蔡景湛之手,还有内地歌手王雅民演唱。我的乡愁从此没有流不出的泪。

?

午夜梦回时分,带着白天的车间汗水浸渍的味道穿行回去居所,我常常在心里低吟:"遥远的地方有片奔跑的月光,想着家的夜晚秋风吹过落地窗。往事酿成了酒轻轻醉倒在心上,关上了门关不上一地忧伤。"

?

王雅民离愁的歌声,随着晚来的风,将我原本一颗寂寞的心事剪得零碎、琐屑。站在落地窗吹开的窗帘前,月光斑驳,在柔软而低迷的思念里一点一点地倾泻而下,往事一一打开,少年时追月光的身影出现了。自从离开温暖的家,我很少体会温情的夜晚,家好不好,母亲的年龄与逐年体衰也是我的牵挂。没有天荒地老永久的安在,就像遥远的地方遥远的苍穹那片流泻奔跑的月光,我暗自叹息一声,关上门扣,重复低吟乡愁的歌声,再也驱逐不动满地散落的忧伤。

?

辗转反侧,歌声越来越低迷,思念与哀愁,王雅民的歌声再次跑进我的耳膜。"遥远的地方有片奔跑的月光,乡愁越来越长穿过无边的惆怅,回不到的地方原来就叫做故乡,渐行渐远才知最苦是离伤。"没有一份乡愁比得上今晚这样的月光,像穿过悠长的隧道来到我的身旁,我倍感怅惘。思乡的心情,犹如一片冰心在玉壶,我多么期待马上回到日夜想念着的温暖的故园里去。可我没有这样的能力打马归去,来时的船舱还是一无所获。多少个午夜梦回徘徊着回去的来时路,原来是故乡那条熟悉的乡间小道,渐行渐远,我才明白最痛苦的思念,竟是如此草长莺飞的离伤。

?

夜也深,可我无法入眠,继续听王雅民的深情演绎。窗外一片朦胧泛白,一束奔跑的月光倾泻在我的床榻,我很想伸出手去抚摸,捕捉一片柔和的光。

?

"奔跑的月光走在他乡的路上,静静的夜里太多话要对你讲,奔跑的月光总是抬起头仰望,失落的脸上泪汪汪。"在我薄薄的身体里,有太多打工者隐藏在躯体里的疾病,我要把倾诉的泪水隐藏,摊开的一筏信笺,跳舞的笔尖告诉你我的一切安好。泪水和着汗味沾湿的衣裳总会干,却没有哪个打工者的道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,多少呵斥与吆喝交织的泪水在异乡的城市里狂奔。可我不想告诉你这些,幸福的时光还是谈谈家里那片奔跑的月光。

?

夜风渐起,虽是初夏将至,丝丝凉意还在。歌声仍在房间的角落里弥漫,和迷梦般的月光溶为一体。

?

子夜是天色破晓之前最黑暗的时刻。夜莺在这样的时分咪啼,乡愁纷沓而来。耳边是王雅民重复低远婉转的歌声,没有繁华的城市如浮世画卷展现开来,一阙来自心脏澎湃的乡愁,在旋即转瞬即逝的光年里,以声光化电,浮光掠影的迅速,在寂寥零星的月夜,朝着人间的屋顶狂奔而下。

?

"奔跑的月光走在他乡的路上,亲人的脸庞一直陪着我流浪,奔跑的月光总是回过头眺望,背后的烟水白茫茫。"王雅民的歌喉像飘荡在每个空气因子里的魔咒神曲,让我无处延伸的思绪着落。我再也睡不着,抬起朦胧的望眼,对着远处的高山、田园、古井,还有弓腰弯背的亲人眺望。再也没有比这幸福的时刻,回到你的身旁,依偎在你的拥抱里。让我变成追月的懵懂少年,我还要做很多快乐不想醒来的梦。月下的闰土,都是幸福的,我愿是这样的握着刀叉柄子等着刺獾猪的少年。来时路,山野花开得正好,如今,叶子也是一片青翠吧!母亲挑着摇晃的水桶从山的那边路走来,问着我什么时候是回去的日子,我没有言语。

?

今夜,月光打在我的脸上,落在削瘦的肩膀上,我想起来时的那片月光,也是这样的夜晚,列车把我送到这个城市,我才认识这里的月光。清逸,透明,安恬,抚慰,怀念着那片奔跑的月光,少年时追赶的月光,我想到归日,也许很近,很近了。

?

我没有告诉母亲,我想悄然的回去,踏着月夜。

?

《奔跑的月光》,就这样,被我听过一整夜。看了一整夜的月光,很轻,很轻。月光给我披上一层轻纱。



黄文霏


女,1986年生,广东雷州人 ,初三时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,特长散文,作品散见于《散文诗》《源流》《江门文艺》《湛江日报》《湛江晚报》《宝安日报》《北海日报》等报刊。现为飞翔工作室实力写手,雷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。




本文内容为来稿选刊

投稿合作请直接后台留言,

联系微信号:yitian9607



百度